家…老家…

不知是叫家还是叫老家好,虽然在这里成长、读书、结婚,但自从在广州定居之后,每年只回来几次探望父母和过年那几天,总共才十几天时间在这里居住。小孩子说这是“呢度系爷爷嬷嬷屋企,我屋企在广州”。大年初三中午无事可做,于是给家拍了一组相片,与大家分享一下它的一些历史,一些成长的故事。

一楼饭厅,其实只是一楼大厅的一角。以前这里的电器只有一个“容声牌”消毒碗柜,新居时大叔叔送的,二十年时间,一直正常使用。而海尔电冰箱是去年才买的,因为平时买的一些肉类无法保鲜,以往都是拿去邻居家帮忙保鲜,但多次以后也不好意思了,于是父亲在去年“荔枝春”(荔枝收摘那段时间)买了一个。

在这里还有一样东西与消毒碗柜同样有历史,那就是墙上挂的彩屏时钟。彩屏时钟早已坏掉并已被人忽视,转眼之间就已二十年,红色已变暗红,金黄色已变土黄,灰尘覆盖。对了,看到墙上贴着那张贴图吧,是一个台湾女子音乐组合,有人说是与小虎队一起的忧欢派对,也有一说是伊能静初出道时的拍的相片,但无论如何,现在她们都应该是大妈级别,比我的年龄还大。还记得那时候墙上还贴有林志颖、王靖雯(王菲旧名)、B安、小虎队等贴纸。

一楼的会客厅,与饭厅连接在一起。邻里之间上门聊天时一般都会在这里坐。那张“沙发”还在老屋时就已有,折起来是沙发,放下去是小床,它是母亲在老屋时添加的家具,原来放在老屋的房间里,后来成了我的小床,竖着摆在父母的床边。还记得牙疼难受,用脚把它锤坏了,不能再当小床使用。现在它已在这个位置摆上二十年了,真是耐用。沙发上面墙上,母亲原来还把我的婚纱照贴上去的,后来夫人反对后撕了一下。现在是替了一张中国地图,地图下面是一些相片,我年轻时的,还有小孩子的,一些生活照。

大门。父亲这两年老是说等邻居们的房子建好后,把家里的地台填高一些,把大门拆了换更大的门,并且把饭厅那一边做成车库。那样就不用我每次开车回来停在门外,老是担心小孩子划花车身。铁门已全是锈,木门也有些烂了,看到的全是岁月的痕迹,特别是大门的墙体,全已黄斑。而大门旁边的“懒人床”不知放了几年,每天中午父亲都会在这里午休,粤西农村每家每户家里都会有一张这样的“懒人床”

大厅北面。墙上贴着毛爷爷的相片,对此本人表示不解,曾建议贴一张八仙过海或都寿比南山图。而那个铝碗柜是前两年才换的,以前是一种从老屋带出来的木确碗。铝碗柜里放的盘子与碗筷都不是平时吃的,而是摆酒席或是每年初五“年例”时用的,而碗柜旁边那一些椅子也是一样,平时都不用,但又必须有。

二楼客厅。客厅里的家具同样是母亲置回来的,非常结实耐用,也有很多年了。而电视机时去年才换成创维32寸LED电视,之前是一台21寸长虹彩电,是我读初三时买回来的。去年过年回家,发现遥控器不能用,屏幕过小,彩色严重偏色,实在受不了,去城里买了一台回来。虽然父亲说又浪费钱,说一年到晚都没有多长时间在家里看电视,但买回来后,他还是非常喜欢的,因为晚上他的节目就是看电视,特别喜欢看CCTV-3的星光大道和CCTV-4的海峡两岸。

电视机上面墙上墙贴着“小燕子”和“金鍞”的贴纸,应该是在1998年或者1999年之间贴上去的。其实客厅的另一墙还贴有很多那个年代的贴纸。而电视机旁边的热水壶是我在广州买了让母亲带回来的,她非常喜欢。

父母的房间。柜子也是从老屋搬出来的衣柜,漆迹斑斑,有一个门把手早就没能。而衣柜上的那个皮箱更显岁月,那是母亲的嫁妆,从湖北带到广东,转眼之就三十多年。以前总能从这个箱子搜出一些宝贝,如粮票、父亲的军人证书,还有一些银饰品,这些东西早被我们玩丢了。现在里面只放着户口本与房产证等常用证书。

我们的房间。当时结婚时父母还专程装修了这个房间,铺了一板,买了一套柜子和一张大床。柜子里面平时只放着床上用品,如蚊帐,被子,枕头等。因为一年下来也就是十几天在家里居住,这个房间母亲总是在我们回家之前重新在柜子拿出床上用品,把蚊帐挂好,把被子铺好。床尾处还放着我们一张结婚照,上面灰满灰尘,显得有些岁月。

妹妹们的房间,现在的客房。这个房间以前是两妹妹住的,墙上贴满了贴图与她的相片。但自从大妹病逝后,这个房间的贴图我让小妹全部清空了,有关于大妹的一切都清除掉,以免父母瞩物伤情。虽清空一切,但每当进入这个房间时不由都会想起大妹她。床是以前父母的结婚时的大床。

另一间客户。以前是家里的粮仓,放在一个大大的谷围筒。自从我毕业以来,父母就已不种田了。父亲一年到晚除了“荔枝春”前后几个月在家外,其余时间要不在就我广州的家,要不就在广州周边干他的老本行–水泥工。这里放在一张床,是我以前睡过的床。除了一张床外,就是拉起两根绳子挂着平时晒干的衣服。墙面也是黄斑点点。

三楼。前年把两层楼房加盖成三层楼房,并且把内外全都装修好。之前叫父亲不要再盖三楼了,因为一年到晚回来没住几天,盖了也是空的,浪费。但是父亲还是坚持,他说不盖第三层,第二层楼房会非常热,同时大家都盖了三层,所以他也要加盖第三层。在外面做多大世界没有看到,但家里还是要弄得漂漂亮亮的。于是花了十多万把第三层楼盖好并且装修,同时把整幢楼已裸露的外墙全用瓷砖装修好。至今,三楼一直空置。

厨房,水井。这两年很少在厨房烧饭做菜,因为家里已不种田不养生畜,所以一般在屋里用电饭锅与燃气灶。而水井也因村里弄起了自来水而整个底下层的水不适合饮用而被闲置。前年装修房子的时间,父亲浇了一个水井盖把水井盖子,因为小孩大了,调皮了,怕她去井边玩。而厨房只会在过年时再次使用,用来蒸年糕,蒸鸡,或者仪式上开开灶。

以上是家的周边环境,四面环山,村里大家也富了,全都已住入楼房。想当初家里二层楼房刚建立起来时,屋前还是一会田地,晚上可以听到蛙声遍,现在屋子已处理村中间。大家都往外建房子,而村里面全是一些老房,全已倒下并且野草遍“屋”。随着楼房的建起,又有新的问题产生,那就是污水排放。每当大雨时就是一次垃圾清理,垃圾随水而流,那里低就往那里流。

另记:

现在的河已成溪,垃圾满河,全是一些塑料袋,河上已没有挑水做饭,也没有人洗衣洗菜,更不用说小孩河里戏水。而溪已成坑,溪里已没有小鱼,唯有一些垃圾与玻璃瓶。前几天小孩吵着要捉鱼,沉着小溪往上走,小溪全已被野草与垃圾覆盖,并且还漂着一些装农药用的塑料瓶,根本无法下去捉鱼,一是因为垃圾过多小溪过小,更担心溪里的玻璃碎片,直走到山下小溪源头才捉一条小鱼与一些河虾。这就是农村,楼房漂亮了,环境变差了。心里有一种沉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家…老家…》上有20条评论

  1. 老虎

    痛心。但是只要你倡议,让村政府成立“物业”,每家出钱成立基金,雇佣村里的一些人清扫,应该是可行的。

    回复
    1. 佐仔

      在农村这一点比较难做到,因为周边的人都是望别人贫穷自已富的小农意识,让出钱办事是很难的。我曾倡议把村里闲置的鱼塘做成村里的文娱活动中心,方便老人日常聚会聊天运动,同时也方便小青年们打打蓝球,过年时又可以当停车场使用,可惜倡议多年,并且答应如果大家同意,本人出资一万元,没有人出一份钱,都是想你做成他们来享用。

      回复
    1. 佐仔

      呵呵,这里是南方,如果南方的房子与东北房子那样,放在屋里的肉都会熟的,南方的房子要求的是四面通风,大窗户。过年这几天,老家的温度可是28-29度之间,只需要穿一件衣服既可。

      回复
    1. 佐仔

      确实如此,大路也是南方的?
      看过哆啦A梦,画过七龙珠,从不鸟圣斗士星矢;听过粤剧,唱过Beyond的歌,从没追过星;—刚看你的博客自我介绍,看来大家都是同龄中人–80后。

      回复
      1. 大路

        是的,我是广东人,哈哈哈…不过一般我都会捏造自己是东北人,哈哈哈,因为在上面读过几年大学。你也是80后?哈哈哈…不错不错…同龄中人…(握手…)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