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春节回乡散记

习惯一年一次回乡散记,记录家乡的一些变化,今年更不例外。对于回不去的乡情,情绪整体上有所失落,邻里之间,亲人之间,那种乡情人情已在变味,而人还是那些人。 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随着传统乡绅文化治理乡村的消失,迎来的是村霸与村政权的勾结管理。为什么想起这句话?因为村里的山头、河滩等可以用来建房子的地方均被村霸与村政权勾结,借建设高速公路征收土地之旨,用其它手段恶意『征收』。征收后把公路边的山头推平,多出来的山泥拉到河滩上填高成为新的住房用地,每平方3000元以上进行出售。为了取得更多面积,恶意占用公路...

  2017-02-05  生活随笔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