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随笔

本文中年大叔的春天不是关于『第二春』的枕边新闻,而是与大家探讨关于人到中年的职业问题。年初就有新闻说华为开始『清理』34岁以上的职员,对于该新闻真假本人不做讨论与深究,而是在想35岁对于男人来说就真的是一个坎吗?怎么我反而感觉35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却是春天呢?

两个月前我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开工作了十一年的公司开始自主创业。我为什么不提前几年或者推迟几年做出这个决定?一般人大多是二十四五岁左右出来工作,二十七八岁结婚成家,三十岁左右小孩出世,虽然带娃不是男人的主要任务,但这几年对于无论男人女人来说家庭由为重要,新组成的家庭与角色的转变和家庭成员之间的磨合(双方家庭),小孩出世给新生爸妈所带来的不适,夫妻之间的感情(所谓七年之痒)等等,如果这段时间处理好家庭,对于谁来说都是一大成功。这时工作也处于一个学习与上升阶段,同时在这个年龄段员工一般不会向公司提什么过多的要求或想法,双方相处容洽。 继续阅读

2017年03月01日,新财年的第一天正式向公司提出了请辞,结束了在这家工作了12年的职业生涯,本人的第二份工作。整个青春年华都在这里度过,而现在已是两孩子的爸,大孩去年都已上小学。十二年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段很长的岁月,确实很长,其实早五年前就有同行跟我开玩笑说:听说你自已开公司了?如果那时离开真的会比现在更好。

前一天在微信与妻子说:我准备写辞职信了。她的回复是:“恭喜你…”。 继续阅读

习惯一年一次回乡散记,记录家乡的一些变化,今年更不例外。对于回不去的乡情,情绪整体上有所失落,邻里之间,亲人之间,那种乡情人情已在变味,而人还是那些人。

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随着传统乡绅文化治理乡村的消失,迎来的是村霸与村政权的勾结管理。为什么想起这句话?因为村里的山头、河滩等可以用来建房子的地方均被村霸与村政权勾结,借建设高速公路征收土地之旨,用其它手段恶意『征收』。 继续阅读


那一年路过中华广场看到小伙子们与小姑娘们手拉着手在新年倒数时感觉自已应该与青春告个别,从那往后不再留恋在酒吧那昏暗的气氛与姑娘们玩暧昧的感觉,在QQ群里宣告:少喝酒,禁三更半夜喝酒,少暖昧,禁没有恋爱结婚可能的暖昧。 继续阅读

WechatIMG165

写这个标题并不是说之前没有好好说话与写字,而是对自已以前在博客上写的文字强烈不满,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 –『的、了、地、虽然、但是、而且、所以、然而』用词过多,逻辑混乱,没有条理,根本狗屁不通一文不值。如何说话与写字确实是一门学问,自已对这一门学问从来没有认真过,读书时如此,工作后更是如此。认真一次又何妨? 继续阅读

dsc_5281

金贵是一个人的名字,儿时“玩伴”。金贵比我们都大,具体大多少不知,小时因得脑膜炎医治不及时而留有后遗症:嘴、手、脖子偏瘫和失语(说话不清)。嘴是歪的,脖子是歪的,手弯曲成爪形,不认识他的人初次见到还以为是疯子或傻子。其实他一点都不疯不傻。

小时大人时常拿金贵吓唬我们,不听话和哭时就说金贵来了,我们一般被唬得乖乖听话和吓得不敢出声。这就是小时候对于金贵的印象:疯子、傻子。孩时走过金贵家门口前总会瞄了又瞄,不见金贵才连忙跑过去,跑过后还为自已的勇敢开怀大笑。与父母一起时,会扯着父母的衣尾小心翼翼过去,有时也会让父母抱着过去,这个时候父母会说金贵不会抓小孩的,不要怕不要拍。次数多了也就真的不怕了。 继续阅读

今天给Vultr VPS续费时发现该VPS是在2016-01-16正式布署的,至今刚好三个月。时光飞快,Vultr VPS让本博客安然运行了三个月,期间没有对VPS再做任何的折腾,只做了两次补丁升级。当初为了给静态文件加速,反而被七牛CDN加速所误,造成了绕绕绕现象,后来取消七牛CDN加速后一切回归正常。现在给大家再次分享一下Vultr VPS一个月的性能参数,文章最后附春游照片。

vultr

本博客是架设在Vultr云主机上,基于CentOS 7操作系统,使用Plesk 12.5.30控制面板
继续阅读

20160201

每年春节回家,我都会写一篇文章,记录家乡的一些变化,今年也不例外。今年因事提前请假回去,于是难得有时间到处逛逛,一年未归,变化真的不少,容我一一说来。

首先是市里新增了一条高速公路,并且在镇上有个出口,于是在回来路上时选择走这条新的高速公路。开车在这条公路时发现原来家乡是这么美,两边都是小山丘,小山上全是果树,山与山之间时而出现小村庄与楼房,还有一些池塘,没有厂库更没有大烟囱,只有田园风光绿色家园。 继续阅读

生活在四面环山的乡亲们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有一条高速公路从村子后面的山上横跨过去,并且在村子的西边县道上整一个高速公路进出口。高速公路通车之后,村民出了村口转个弯就可以开车上高速公路,到县城由以前的一个多小时缩短到20分钟,通往省城更是多了一个选择,而且不需再走那条30多公里破破烂烂每逢节假日和水果收摘季节必会堵车的县道。

几年前当这条信息被当地政府公布出来后引起不少的热议和期盼。出行方便是年轻人所期待的,然而乡亲们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来量地,那一块地是自已的,那一个胡椒坑是自已的,虽然地已多年丢荒,胡椒坑更是无法寻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