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熟了

昨天父亲来电话告知早上去医院检查,之前尿道的那个结石已排下,并且肾的那个差不多有手指大小的结石昨天也碎了,还剩下两个几毫米的结石等过二十多天再去医院检查后做磁共振碎掉。电话中父亲还感叹为什么这几年有那么多人有结石,村里的中年男人没有那个没有过尿道结石或肾结石。电话最后还是与往常一样,叫我不担心,安心工作。

上个月送母亲回家,一是当时父亲要去医院做磁共振碎石小手术,因为结石让他疼痛得无法正常干活,二是荔枝收获季节也快到了,想母亲回去照顾好父亲,同时在收摘荔枝时帮上父亲的忙。到家的第二天陪同父亲去医院碎掉尿道的那个结石,医生嘱咐一周内不能干重活及大幅度弯腰。第三天我又匆忙接上孩子的外公外婆后赶回广州,因为小孩需要有人照看。

往后基本每天一个电话,问问父亲手术后身体恢复怎样,父亲总是在电话中说没事没事,放心可以了。但在挂电话后再给母亲电话得知手术后父亲的肚子总是不舒服,难受,只是父亲不说而已。加上荔枝快要收摘,还需要喷一次农药,父亲与母亲一直在忙上忙下。再过几天母亲电话告知父亲身体恢复了,让我放心。

荔枝收获季节每家每户都是非常辛苦,因为收获季节只是短短的二十多天,二十多天后还挂在树上的荔技也因熟透落地而烂掉。于是每家每户都是零晨三点就起床弄早饭,吃完后摸黑上山去收摘荔枝,到山上后只是早上五点。先爬山再爬树,在南方这个时候也是梅雨季节,树很滑,所以每年收获季节时尔会传来那家谁谁又摔断骨头。在父亲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又有另一事情发生,在下山的时候,摩托车载着一箩担荔枝同时母亲还坐在上面,父亲的一个不小心,车子冲到路边排水沟,母亲摔了一下,右手骨头断了。

当天晚上,还是表姐偷偷电话告知,事后唯有在电话里责怪父亲一通,后来想想我责怪又有何用呢?又能帮上什么呢?周末很想回去看看,父母双亲都说不用回去,一是已成现实,医生说只需要休养半年就能恢复,二是回去又帮不什么,反而会添加父亲的负担,因为还忙着收摘荔枝。唯有在电话里嘱咐父亲在收摘荔枝时小心点和安慰母亲好好休养。

心里总是挂念,下班后总是一挂电话回去,问问这聊聊那,心里也总是觉得亏欠父母双亲什么,养儿至今都没有给双老分担什么,反而时给两老增回麻烦,如:需要母亲在广州照顾孩子,而父亲总是一人在外务工或是在农村照看爷爷奶奶。

因为母亲右手的骨折,父亲压力更大,忙着收摘荔枝之余还要忙着照顾母亲,如敷草药、做饭、洗衣等等。也是因为母亲右手的骨折,劳动力不足,在荔技收摘期间每家每户都在忙碌,想请人帮忙更加是不可能。虽然已有表姐与她同事帮忙,但必竟从北方过来,没有习惯这边的水土及劳动重量,父亲说两人加在一起的劳动力抵不上原来母亲一个人的劳动力。在与母亲通电话得知,由于父亲的忙碌,腰又开始疼了。晚上父亲去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打针,第二天又上山去收摘荔技,赤脚医生说是腰肌劳损。

两个姑姑也忙着自家的荔枝收摘,帮不上忙,父亲非常着急,因为荔枝已熟透并且落地不少。有时下班给父亲电话时他还在山上收摘荔枝,有气没力或是充满火气地聊两句就挂电话。那天晚上八点多给电话父亲,以为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回到家里休息一会,但是接到电话时才知道刚刚到家,电话中我只是安慰父亲,叫他慢慢来,能收摘多少就是多少,没有必要把身体弄垮了。

电话那边父亲一听,压着多天的怒火就起来了,说我是城里人了,不在乎那些钱了,说我说话说得轻松,现在荔枝掉得满地而我却在说风凉话。也许因为我知道的太少或帮不上忙心里愧疚,再聊几句后在父亲充满火药味的话语中挂了电话。但无论怎样心里总是不安,过了十多分钟再拔打母亲的手机,母亲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感觉到她声调与往常一样,或是父亲又把心中的怒火燃烧到母亲的身上。我问,妈,你怎么啦?与爸吵架了?妈说,吵什么吵,有什么吵,不就是我右手断了吗?父亲此时刚好走过母亲身边,一把抢过手机又与我吵了起来。

说我每天打电话回去有什么用,又帮不上忙,说的全是没用的话,做好自已的事情可以了,不需要担心他们。还说荔枝熟了就落地,有人就好办,没有劳动力就没法子,大不了明年再来过,而有一些东西与事情时间过了就是过了,再也追不回来等等等。其实我明白父亲想说什么,但受不了父亲每句话里总是晚藏着针,不由地回了一些话,然后说大家都累了,不说了。挂了电话。

开车回到楼下的停车场,一个人在车里呆了一个小时,想了很多。父亲在我读高中时就从广州回到农村,近几年所发生的事情,令父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身体也差了许多,时不时感冒或是腰酸背痛,头发也掉了许多。也因为有一些事情的打击,父亲沉默了许多,对于我,父亲总是心存责怪与希望。但无论怎样,我们父子之前吵架吵了就吵,但理解父亲所面对的压力与心事。

荔枝终于收摘完了,实际收摘的只有三份之二,剩下的三份之一挂在树上熟透落地烂掉。收摘完荔枝后父亲休息了三天,然后又上山把荔枝树那些枝丫砍掉及修剪好才去医院做检查。检查完后又随便把肾的那个比较大的结石碎了,出医院后给我电话,告诉我早上去医院检查,之前尿道的那个结石已排下,并且肾的那个差不多有手指大小的结石昨天也碎了,还剩下两个几毫米的结石等过二十多天再去医院检查后做磁共振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