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忆!

关于童年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总是一个又一个的镜头,关于我小时候的样子总是出于母亲口中的描述:笨笨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可以一坐就是一天,并且一言不发,当初还真的以为是个傻子。当母亲回来后就会自动钻进母亲的怀抱吃奶。叫母亲为嫂子,叫姑姑为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来自母亲的回忆,当然也只是一些片段。孩时睡前母亲总会告诉自已孩时的趣事。然而在我的记忆当中,关于童年的记忆非常之少。有一天我翻遍了箱子及衣柜,找到的一张相片是我六年级与同友拍的,这可能是我最早关于回忆的物理存证。

今天看了一部剧集: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面关于80年代的故事及游戏引起了我的回忆,有关于童年的回忆,一些有点发黄的回忆片段:

最先出现的是一只小麻鹊,一根用白线系着脚小麻鹊,还有一个用杯子及干草做的鸟窝,几位模糊面孔的孩时朋友。画面又闪了一下,在火车上,同样一个用杯子与干草做的鸟窝,一只躺在鸟窝已死去的小麻鹊。还有一位伤感的小孩,那就是我吧。有关童年的回忆,它排于第一位,时间忘了,但时间已不重要。画面永远都是模糊不清,然而它却又时常出现在回忆中、睡梦中出现。

长长的河堤,西落的太阳,还有一位老人,穿着防水衣拿着渔具。这一段回忆是关于外公的回忆,也是唯一一段有关外公的回忆。在这一段的回忆中,每当外公到家后,我总会有一个大饼,现在我还能回忆起大饼上那种香味。然而外公得了心脏病早早就去世了,这一段的回忆中,还有母亲的眼泪及黑黑的夜晚,还有菜地上的那座坟碑及旁边的那棵开着白色小花飘着淡淡香味的树。这一段回忆所有一切在两年前我重回故地时剩下的只有那座已经重修过的坟碑,透着碑上的小窗口,还看到外公的盒子,静静地躺着。周围已是野草众生。

火车站,火车站旁的饺子馆,一大碗热腾腾的饺子。还有母亲,父亲,妹妹。还有来往的人群。这一段的回忆中,母亲失终了,我哭了,火车开了,母亲回来了,给我带来了一大碗饺子,我笑了。后来去湖北读书的时候,每次下火车,我总会在火车站旁边的饺子馆与女朋友吃上一大碗饺子,虽然饺子馆已不是回忆中的那间,但做这些给我的感觉是安定与平和。一位远离家乡的人难得的感觉。

长堤,小船,河边,水泵站,老人,柳树,军人,飞机,棉花地,插秧机,麻杆,相见,分离,远走,重游,快乐,伤心。这都是我回忆的一部份,但我无法把它们归纳在一起。但是有关它们故事,我可以说很多很多。

我的童年,有关我童年的回忆或睡梦中的故事,还有关一些人的故事。待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