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4月

我记得第一次踏进校门时,我是一个人的。那年我七岁,背着父亲当兵时留下来的行军挂袋。大大的,背带已缩得不得太短了,然而我斜背时就垂到了我的*盖。我聪明地把背带绕一下变成了双肩包,装着母亲给我买的铅笔盒及借的两本三国演义连环画,一跑一跳地走进了校门。

进入校门发现人真多,我不知那一个教室属于我。站在操场上足足站了半个小时才有一位女老师走近问我是那一个班的。我说我今天第一天上学,我妈叫我来的。我不知道我是那个班,我只知道这里是学校,我妈给我报名时带我来过。我当时自信又聪明地对着这位女老师讲。我是自已来的。

我之所以自信地说我是自已来的,因为我刚刚看到校门口那位与我同年龄的堂叔刚从我六婆的怀里吃完奶后哭着让这位女老师拖到一个教室里去。这位女老师说跟着我去教室,我是你的班主任。我问班主任是什么呀!老师笑了笑说是你的老师。噢,知道了,电视上老师是打手板的。我就不作声跟着她走了。走进教室时我看到我堂叔还在哭,我指着堂叔跟老师说,老师,这是我堂叔,我不要跟他一起坐,他还吃奶。我不吃奶了。堂叔听我这样说哭得更厉害了,老师笑着说找个位置坐吧。

我看了看教室,我发现了同村的二妹,就走过去说,老师叫我找个位置坐,我就要坐你这里,你旁边的是谁呀,叫他走开。二妹不愿意,说是她表哥,她妈安排他们坐在一起了。我说行,不让我坐,那到时玩不要你做我老婆了。我自信地走开去了教室后排找个位置坐。二妹看着我偏了偏嘴。

这是我第一次踏进校门的记忆。我还记得那天我饿得不得了,上第二节课时就偷偷地从校门旁边的水沟爬出来给自已放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