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3月

股市不应救,不能救,亦不必救

  股市并不总是让人激情澎湃,现实很冰冷。3月27日,上证综指跌破3500点,距去年10月逾6100点的高位跌幅近半。于是,我们频繁地听到要求政府救市的热切呼吁。当前,市场上救市建议五花八门,既包括一些证券市场发展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又有一些旨在托高指数、伤害制度的短期行为,性质迥异甚至互相矛盾。其核心则在于强调政府必须救市,有责任也很有必要,可谓求救声声急。
  或许因为由此带来的舆论压力,我们看到了监管层令人费解的表现:3月13日“两会”期间,沪综指跌破4000点当日,中国证监会一位高层人士先是坦然表示,监管层不会扮演“救市角色”;次日却又紧急否认,坚称从未说过“不救市”,并指责“记者瞎写”。那么,政府对市场究竟救还是不救?直到今天,人们仍然没有听到监管部门清晰、果敢的回答。
  其实,以监管者的严肃身份,何必讳言“政府不救市”至此?这只能使人深以为憾!

继续阅读

开会再开会,不开怎么会,本来有点会,开了变不会。
有事要开会,没事也开会,好事大家追,出事大家推。
上班没干啥,一直忙开会,大会接小会,神经快崩溃。
销售我不会,企划又没学,问我啥本领,专长是开会。
上午有早会,午后有午会,下班不能走,还要开晚会。
每周开周会,每月有月会,随时检讨会,年底是年会。
赴会要及时,小心选座位,最好靠边边,以免遭口水。
虽然在开会,谁也不理谁,有人忙协调,有人无所谓。
主席一上台,自称大掌柜,扯东又拉西,全凭一张嘴。
内容没准备,听来活受罪,差了十万八,大家还说对。
台上说什么,没人去领会,手机不时响,怎还不散会。
牛皮拼命吹,发言不干脆,时间过好久,不知轮到谁。
有人穷训话,有人打嗑睡,有人瞎附和,有人掉眼泪。
小声象催眠,令人真陶醉,大声不必怕,就当狗在吠。
打盹有技巧,脑袋不能垂,不然被逮到,就要倒大霉。
会开一下午,实在有够累,没听两三句,水喝好几杯。
说来真惭愧,开会千万回,快要退休了,还是不太会。
唱了大半天,到底会不会,你若还不懂,就要多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