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年04月

起的比周扒皮还早,睡的比小姐还晚,吃的比猪还差,干的比驴还累,在外时间比在家还多,眼比熊猫还黑,头发比鸡窝还乱,态度比孙子还好,责任比小胡还大,看起来比谁都好,挣得比民工还少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已沧桑。成就难现,郁闷经常。比骡子累,比蚂蚁忙。现在女孩子都说了,找老公就找有小车的,或是坐公堂的,次之杀猪的都无所谓。总之就是不找乞丐与做IT的。所以在IT业中单身最多!

谨祝:比民工略强的IT工作者五一节日快乐!

三年了,我变了吗?变了,以前瘦瘦的,现在的脸也圆了。三年了,我变了吗?我没变,因为还是一无所有。三年了,我快乐了吗?我不快乐,因为当我接到项目时却没有喜悦。三年了,你们变了吗?我还是依久!
默默地,就如三年前我坐在教室的后面默默地看着窗外。外面细雨份飞,外面阳光烂漫,外面白雪盖地。三年后,我每天默默地坐在公交车后面,看着外面的人流,又默默地下车走向客户。我们可以回首吗?其实我们总是在回首。有人说,男人的故事总是在过去,女人的故事总在未来。其实我们都在现在。

夜黑了就睡吧,天亮了就起来,你还想听到校园的歌声?那就下载一首放在手机上吧。起来了,就微笑吧!睡下了,那就安心吧。歌已唱了,那就离去,离去了,就向前,但我们会有一天相遇!朋友!虽然可能你的名字我不曾记起,然而我会永远记住那段属于你我的岁月。
—-看同学录乱语

也许有很多人想用博客来赚钱,但有几个人真正能赚到钱的呢?新浪在博客赚钱了吗?我想没有,那谁才是真正用博客赚了钱的呢?我想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吧!那就让我从今晚走出KFC说起吧!

已是晚上的七点多,在购书中心的负一楼吃完KFC后走出来天已黑下来,迷人的夜色,再加上走来走去的美丽MM,让广州这个城市增添几份艳色。与以往一样,都是朝往皇家大酒店这边方向走着,然后在皇家大酒店前面的高架桥下穿过去。穿过去就是南方人才市场了。这时在这里的也会有一群像往常一样聚集的人群,那就是拉客住房者。他们手拿着一块小板,上面用黑色笔写着“找工者之家,每晚10元”似类的字。然而今晚有点与往常不同,当我路过南方人才市场时,有一位老伯朝我迎面而来,而引我注意到他的是他不像别人手上拿着小板在拉客,而是胸挂小牌,上面写着“博客驿站,每晚10元”。我当时有点狂晕,不知这位老伯知不知道博客是什么东西,而又是谁给他写上这几个字的。然而这是我发现第一个真正用“博客”赚钱的人,并且赚到钱的人。

你的博客赚钱了吗?我想没有呀,那就学学这位老伯吧!不要搞什么概念了,“博客”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名字,我想“博客”也许对很多人来说都不过只是一个名字,你认为呢?名字对这位老伯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噱头而已。同样,对很多人来说都只不过是一个嘘头。

黄进波

我也够疯狂的了,早上八点醒来既开电脑,看了冯小刚拍的“大碗”与“手机”两部电影。然后把一周积落下来满满一桶的衣服洗干净,凉好。然后拿着手机就出门了。原先计划是到太平洋电脑城给朋友看店的,然而发现店里没有几个客人。所以中午在M记吃过后就从岗顶经天河南二路走路到天河城。一路上先到ONE2FRELL通讯店看手机,因为Y说想换手机,所以帮她挑一下。出店后又走进旁边的华伦天奴拿了两件衬衣,一条皮带。出华伦天奴后又走进老人头店拿了两条裤子。出来后到移动天河店买了两张100元充值卡,然后再走下地铁站充了100元羊城通。这个购物过程可真够短的,看都没有看。衬衣42码,裤子33码,皮带拿在腰里围一下既可。

从地铁站经过天河城的负一楼走上广场,过马路,到购书中心直上四楼的三联书店在热销书栏看了一本余华写的《兄弟》下集走到书店的角落一看就是看了三个小时,直把该书看完。看完后才发现双脚有点麻木了。出了书城已是下午的5点多,又是到书城的负一楼KFC叫上一份快餐,吃完出来找一家网吧上网聊天罗。

黄进波

偷偷笑了,笑什么?就笑你丫呀。呵呵。真逗你!什么?我色迷迷。天呀,我妈生我就这样呀!

黄进波

正在沉默呢!在想你丫也真是的!请吃饭都不来!也太不面子了吧。下次你叫请的话就狠吃你一顿。

黄进波

哥们!你也要快娶媳妇了!笑你呢!而我?我急什么呀,不像你,都上三十了。快,到时跟你喝上几杯。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