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年03月

面对着屏幕,发现自已失言多时。就此记录几个文字,告诉自已,明天快乐!就此记录几个心情,告诉以后的我,这几天的心情。广州下雨了,被子湿了,无法安睡了。

母亲

我母亲是湖北天门人,那年我父亲在当地当兵,是一名采购兵,所以有时常出外的机会,跟着他部队里连长开着车外出去买一些菜,也会时常跟着连长出入一些老乡的家,因此,由连长的介绍,我父亲认识了我的母亲。我母亲她三姐妹们中排名最小,是一位由家里护着疼着的女孩子,是一位能歌善舞的女孩子,并且从小就会绣花,并且绣花的技术还不赖,现在家里柜子里由我妹收藏的那张绣着大红花的门帘布就可以证明。

那个年代中国普遍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我父亲是家里的老大,有六个兄弟姐妹,时常连那种糠米粥都吃不上,而那时由于湖北是一个产粮地区,所以我父亲当兵时会时常外出到我母亲家里加餐,可以一次吃上六碗,因此我父亲有个外号叫:筲箕(农村旧时装饭用的)。也由于我外婆家里没有男丁,所以当我父亲是半个儿子,当时我父亲也想过不回广东了。毕竟那时广东的经济不怎样。那年我父亲与母亲相爱了。

我与妹妹们时会问母亲,当时为何跟我父亲到广东来。我母亲总是笑了笑了说:你父亲骗我过来。此时我父亲总会反驳说谁说:我怎骗你了,当时我不是给你写了一首诗吗?告诉你我家里的那个情况。我母亲回答说就是你的那首诗骗了我。说完总是笑着。

我母亲还时常告诉我们说,她第一次到我父亲家门前时看到的是一个破烂的门,门前坐着一位睡着了的男人(那是我爷爷),睡得真香,口水都流出来了,并且睡着了还睁着眼睛,怪吓人的。进门后就像是进了一个黑洞,伸手不见五指。并且一家人只有三个房间,厨房里的柴堆还睡着一只老母猪。由于能见度差,我母亲第一次进厨房时那只老母猪伸个懒腰叫出来的声音吓得母亲容颜顿失。应此可见,我家里当时是穷成一个什么样。我妈还说,那天晚上吃“饭”根本没有几粒米,并且难以下咽,没吃两口就吐了。半夜里肚子就饿着醒来。那个晚上我父亲一个劲地跟我妈说对不起。我妈当时就哭了。

过了三个月,我母亲吵着要回娘家,我父亲无柰跟着我妈又回到了湖北。回到湖北后,我外婆看到我妈瘦得不成人样,心痛不已,所以每天都会煮上一大碗鸡蛋叫我母亲与我父亲吃掉。然而我母亲那时跟本吃不下,全给我父亲吃了。因为我母亲怀孕了,我那时就在她的肚子里看着我父亲大口大口地吃着鸡蛋,香味让我直流口水,所以在我母亲的肚子里我还时不时地踢着小脚。

我在那年的10月份在湖北出生了,当时我父亲跟本没有几个钱,加上我出生后不久就大病一场,住了一周的医院。所以跟着外婆村里的别的男人学着出去打鱼换回一些钱。那段日子,我母亲跟本不提回广东的事,我父亲也不好意思提,因为毕竟家里穷,并且在湖北过着那种男的打鱼女的绣花的生活比在家里一餐都不能吃饱的日子好得多。我也在喝着我母亲用父亲卖剩的鱼做的汤产出的奶水一天一天长大。

快到一岁时,我家里发来电报,说我奶奶病危,速回。收到电报那天晚上,我父亲问我母亲怎样。我母亲说,能怎样呢?回去看看吧,免得日后说我没有给你回去见你妈的最后一面。所以我父亲,我母亲,加上快会走路的我再一次回到了广东。谁知还没到村口,就见我的奶奶跑着过来接行李。后来才知那是一个骗局,由于家里没有钱了,生活难过,想我父亲带着钱回来。回到家里的那个晚上,我父亲在奶奶的严威或是孝心下掏出了所以的积蓄—600元钱。我妈在这个新家里再一次哭了,因为没有钱,再也回不去了。在湖北组成的那个家再也无回去了。然而又能怎样呢?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再说这个男人对我母亲非常之好(之从我懂事以来没有见过我父母吵过架)。并且我奶奶现还健在,还时不时为了外孙多吃她的一点东西就大叫。

还好没过多久,我父亲在镇上的糖厂找到了工作,母亲也在镇里的绣花厂当上了班长,两个每个月一共有30元的工资,日子过得非常之不错,但由于当时我父亲与兄弟姐妹们还没有分家,这些工资大部份上交给了奶奶。但是好景不长,糖厂关闭了,绣花厂也关闭了,大家又失业了。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穷日子。并且这时我叔叔结婚了,但同时也失业,并且还做着一些小偷小摸的工作,回来也是天天吵架等等所有的矛盾。最终兄弟们分家了,我还记得分家那天,家里大吵大闹,叔叔把所以的碗都摔破了。那天晚上,母亲用唯一一个还没有被摔破的铝锅做了晚饭。分家真正分到给我们也就是那二间个房间(后来由兄弟姐妹们挑泥砖建的房子)加一口铝锅。但这些都没什么,唯一让母亲生气的是爷爷把我父亲与母亲辛苦积蓄下来的钱分成了三份。我母亲去要回这些钱时,我奶奶竟说这些钱是他儿子赚的,我母亲这个外地女人无权要这个。那个晚上,我母亲又哭了。

此后的日子,母亲辛苦种家里的那几分田,我父亲也在外面找了一份水泥工,小日子就是那样地过着。虽说分家了,但大家还是住在一个屋里,所以有时我家里的鸡鸭跑去抢吃我叔叔或奶奶的鸡糠时,总会引起他们对我母亲的叫骂,此时我母亲都是双眼默默流泪。

过了两年,我父亲与母亲又回了一次湖北。我妹妹也那时在湖北出生了,在上面住了几个月,但最后还是再回到广东。离开湖北时,我妈大哭了,不知是为了之前所受的苦还是为了以后生活。但是为了我父亲这样的男人,还是背着我抱着我妹回到了广东。离开湖北时外婆暗给了我母亲100元钱,说实在不行,就用这钱做路费回来。这100元钱后来给我父亲做为外出打工的路费了。在随后的几年里,我母亲在别人的眼光下辛苦的劳动着,在随后的几年,我也读书了,也许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我父亲在外面赚钱,我母亲在劳动,日子过得很舒心,虽然我时不时晚上在梦中听到母亲的哭声,虽然还会时不时受到奶奶的恶骂,但我母亲看着我与妹的长大,还是时而露出笑容。那时的她有个心愿—建一座完全属于自已的家。

我母亲是一位能歌善舞的女人,我至今还记得读小学时她教我的歌曲和绕口令,比如“放牛朗”:三岁的儿会放牛,放的什么牛,水牛,什么水,湖水,什么湖,洞庭洞……那时我每天上夜校或是早上上学时,我都会与妹唱着这些歌。也是因为这些,还常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然而现在的母亲早已忘记了那些歌曲。在我读初一时,我家里终于盖房子了,从那以后,我母亲笑的日子更多了。不说别的,现在我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是我母亲一件一件买的,并且我现在的家让我母亲打扫得干干净净,不像别人家里那种乱七八糟。

虽然新建立了房子,以为从此可以安心过着生活,不用心惊胆跳怕自家的鸡鸭去抢别人的糠食而引起叫骂。然而错了,怎样说我母亲都是一个外来人,所以有还是会时常给奶奶与叔叔的叫骂,我还记得有一次不知因为何事还是奶奶的叫唆,叔叔上门大骂,并且把新建的房子的玻璃窗全打碎了,还拿着菜刀说要杀死我这个独苗种,我母亲泪流满脸地跪下了,说什么都好,不要伤孩子,然而最终一刀还是下来,虽这一刀没有落在我身了,但是大门上留下的那个深深的刀印已记忆我心。那时我父亲正在广州打工。

生活就是这样,总会碰到一些不如意。在97年以后,整个国家的经济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好的,我父亲的所以积蓄都用在的盖房子里面。由于生意上的失意,在98年后我父亲从广州回到了家里,从此再也没有出来。平时在家里做着水泥工与务农。在2000年时我考上了大学,但那时我只有高兴的份,跟本不知家里的所有积蓄只有3000元钱,并且这3000元钱里还有我两个妹妹开学学费。这些都是后来我妹告诉我的,我的学费是父亲向别人借的。

从此,我母亲心上都有一个结,那差不多上万元的借款何时可以还清。在我读大学的三年时,我母亲基本上是一个月才吃一次肉,平时都是青菜和咸菜。并且在这三年里,由我母亲的建议,我母亲与我父亲承包三亩,此后父母俩没黑没夜地在地里劳动着,就是盼望北运菜能卖几个钱,能够我们三个孩子的第二年学费。这一切的一切母亲都没有告诉过我,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向邻居们借的或是向银行贷的。我当时也明白家里的辛苦,但是我不知道母亲所受的苦比我想象的苦还要苦得多。当放假回来邻居跟我说农忙时,母亲累得吐血但没有休息两天去又上地的时候我哭了,无声地哭了。

三年终于过去了,我也毕业了。过年回家,母亲叫我帮她染头发,这里我才留意着母亲的头发已花白,没有了青春的光泽。现在家里好过多了,也许因为大家都富裕了,我叔叔和奶奶再也没有来骂我母亲了,或者是因为我父亲常年在家,有一个男人在保护,或者是因为我们几个孩子都长大了…..出来工作三年了,但我还是母亲心里头的那块肉,还是没有长大的小男孩,并且时不时打电话问我吃饭没有,睡好没有。何时带女朋友回去给她见。她还在去年冬种用卖北运菜的钱把我的那松木做的床换成了一张梦丝床。可惜每一年都让她失望。
这就是我的母亲,镇上第一位外来人员,一位外来媳妇,一个外地女人在广东的生活。其实有关于母亲我还可以写更多,然而当我去回忆时,我泪流满脸。或许因为我无法用文字去描述或叙述她那种外乡人的孤独与寂寞。不过她一直地深爱着我的父亲,与我父亲辛苦地经营着这个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和看着孩子们慢慢地长大。我爱我的母亲,用此文向我母亲说一声:妈,我爱你!

后记:
一、我读书时,去探望过一次外婆,可惜那时外婆已年老,记忆力时而清醒。但当我姨妈对她说这是又香(我妈的名字)的儿时,我外婆叫大一声,我的儿呀,然后痛哭。第二年我外婆逝世。我母亲看到外婆最后一面是我给外婆照的相片上的容貌。
二、我离开湖北时,我姨妈说,要对你妈好一点,在那边你就是你妈唯一亲人了,以后不要让你的媳妇骂你妈。
三、自从在1996年我母亲回过一次湖北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外婆去世的那天,那边来电话,我妈得知后,把自已关在房子里面半天,晚上红着双眼出来给我们做饭。第二天又下地了。
四、今年春节,有一天我在厅里换衣时,我母亲在后面摸了摸我的后背说:长大了。但我看到了母亲双眼隐约的泪水。
五、昨天打电话回家,我爸说你妈睡了。她一直都是早睡,可能是白天太累了吧。祝母亲身体健康

快乐吗?我.我在问自已,然而自已无法给自已答案.广州这几天吹着冷风下着冷雨,出门时迎面而来的冷风让我开着伞顶着风走着,到车站时发现手提包已湿,脸上也是一层雨露.没有春雨带来的快乐,就如我的心情.不冷不热.

1137059329

情人节过后,在论坛上讨论爱情话题的主题不少,我也加入了讨论.因为有时发现他们把爱情看得过于美丽或是过于残酷,所以还会时不时说句中性安慰或是解脱之词,可是夜晚静心时问了一下自已,何年何月心有归属,并且会时有发现原来自已习惯孤独,但不自卑.

中标了,同事们都向我祝贺,随后那句一定是何时请客.我笑笑作答:等老总发提成后就请.但算了算,提成也就是那几千元,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但在这个不冷不热的心情当中稍加温意.

叔叔的”老婆”每天在家,所以我每天回家都还有可口饭菜,所以最近又有所发福,今天坐在小板橙穿袜子发现弯腰有点困难,并且裤子上的钮扣受不了我腰围的扩张离我而去,唉,是该减肥了.但每次面对红烧肉或肥肠爆葱时,总是会忍不住多吃几块.

不知是不是天气的原因,我好像有了气管炎,每天都咳嗽着,咳得泪流满脸并有时觉得上气不接下气.所以这几天一直都吃药(牛黄解毒丸+咳特灵),病情今天终有所减轻,虽还会时有咳嗽,但都再会咳得令人觉得有肺结核一样躲闪不及.

今天广州又出现太阳了,大家觉得温暖了吗?又过了一天,生活原来就如我的文字一样平淡.